重塑自我
Comments 2

仍然自由自我,永遠高唱我歌

0019b91ecbd1115b7ba048
「音樂並不是娛樂這麼簡單,是生命裏面的一個節奏。」-黃家駒

今年,香港發生了一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,但更強烈地觸動我的不是運動本身,而是家駒的音樂。我到過的所有示威場所,每一處都會聽到眾多年青人在唱著《海闊天空》。他們坐在一起,沒有任何樂器和配樂,只是從心而唱,一幕幕數萬人一同唱一首歌的場面令人激動。他們都是在家駒去世後才出生的一輩,為何會對這首歌如此熟識,如此喜歡呢?我喜愛家駒的歌,但我常以為香港人已在忙碌的賺錢競賽中,忘記了家駒,忘記了他的音樂。有一次,我問一位九十後的女同事為何他們喜歡Beyond,她告訴我是因為Beyond的音樂令她感動。他們甚至在一次五月天樂隊的演唱會上,與黃家強、五月天及全場觀眾一同合唱《海闊天空》,所有人都被這首歌牽動著。為何在二十多年後的今天,這首歌仍可以創造如此大的回響呢?是什麼力量在感染著這整整一代人的心呢?

香港是一個很奇特的地方,這裏沒有宗教爭端和戰爭,有很豐富的經濟資源,偏偏卻是個「文化沙漠」。香港人給予別人的印象是實際和功利,而且很抗拒談理想。香港的經濟資源豐富得令人極度現實,任何的理想都被視為幻想,所有事情,包括藝術、生活目的都只能為經濟服務。家駒曾經感慨地說:「香港沒有樂壇,只有娛樂圈。」一直以來,香港的唱片公司只利用音樂去制造潮流產品來賺錢,他們從來不太喜歡言之有物、深刻、要細心品味的創作,因為這些創作所賺到的錢不能滿足他們的欲望。在這股現實洪流的衝擊下,家駒堅持另一種想法,他認為音樂應該是「我現在對這件事情有感覺,我就要大聲地唱給大家聽⋯⋯每一樣東西都要發自內心,要感動人先要感動了自己先。」。他帶領著Beyond忠於自己的創作,經過十年奮戰,在香港這片藝術焦土上另辟新天地。雖然他已經離開,時代亦不斷前進,但他的音樂仍代表著不同世代的共同心聲。

有一次Beyond三子在一個港台節目中,分享他們在中國大陸工作時的發現。當他們在2003年踏足內地時,驚訝地發現很多內地酒廊樂隊都在演奏Beyond的音樂,即使遠至哈爾濱也有樂隊喜愛他們的音樂。這事情令他們覺得很不可思議,Beyond一向沒有在內地做宣傳,是什麼讓他們認識Beyond呢?原來二十多年來,人們一直用錄音帶,用自己的樂器不斷流傳著Beyond的音樂。因為這些音樂真實地表達了他們的感覺,讓他們在生活的創傷中獲得音樂的鼓勵。那一刻,我發現原來赤誠的音樂不但可以跨時代,而且可以超越地域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次獨自面對幾近絕望的人生困局,但每次聽到Beyond的歌曲,聽到家駒有力的歌聲,我都會再次重新振作起來。家駒説過:「音樂並不是娛樂這麼簡單,是生命裏面的一個節奏。」他的音樂讓我在跌倒時,重新找回前進的節奏。每個人都會經歷失敗、成功、喜樂、悲傷,家駒用音樂為我們所有人的共同經歷作了「真的見證」。

為何《海闊天空》這首歌能夠在二十多年後的今天,仍可以創造如此大的回響呢?我相信是因為每次人們在唱這首歌的時候,都在音樂中找回生命的節奏。或許家駒早已預料到,追尋理想的力量就是可以如此強大。「仍然自由自我,永遠高唱我歌,走遍千里。」在稍縱即逝的的生命中,他走遍世界,以最豪邁的聲音唱出實踐理想的決心。死亡故然可怕,但更可怕的,是在死前一刻才發現自己並没有真正活過。我們無論擁有過什麼,最終也帶不走分毫。幹了什麼,為這世界留下了什麼,才是存在的證明。下一次,當你聽到家駒的聲音時,你希望你是活在別人的批判聲中,還是正在演奏著自己生命中的節奏?

1 則迴響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